劉海若:重生的火鳳凰
楓之谷私服2020

劉海若:重生的火鳳凰

  

  9個月前一度被懷疑腦死亡、幾乎被放棄治療的劉海若,經過了夏天、秋天和冬天,一天天在進步,一次次與死神搏鬥,向人們展示著她生命的奇迹……

  2002年5月10日的中午時分,也就是香港時間晚上8點左右,在英國倫敦以北的波特斯巴車站,一列高速載客火車的一節車廂突然脫軌,撞向了車站的月台。事故有7人死亡,70多人送往醫院接受救治。

  在撞向月台的第四節車廂中,據報道有三位華人女記者,其中一位當場喪生,一位在送往醫院不久後去世,剩下的一位傷者生死未蔔。

  5月12日,英國《星期日鏡報》報道了這次的傷亡者,其中著重描述了一位“無名女孩”,劍網動漫第一季沒人知道她的名字,沒人能肯定她的年齡。這位頭部受到重創的女孩躺在倫敦皇家自由醫院的加護病房,處于深度的昏迷之中。

  5月13日早上,海若在台北的母親還像往常一樣准備下樓拿報紙,但大女兒從香港打來電話,不讓母親下樓。“我以爲她們來跟我說母親節快樂,那天剛好是5月第二個星期天,是母親節。”

  海若的姐夫通過在英國的朋友打聽到那位重傷的病患曾經講過自己的英文名字叫Tanya。在這一刻,海若家人確定了,那就是海若,她還活著!

  與此同時,鳳凰衛視的同事們親手折疊出了一條條絲帶,挂在海若的彩色照片旁邊祈禱她能夠平安歸來。海若的兩位好友———前中視記者林家欣和無線電視台記者巫佳靜的骨灰,在親人的陪同下也運回了。

  在星期一早上,英國院方的主治大夫告訴海若的姐夫,他認爲海若的腦幹可能極度受損,所以他要做腦幹測試。但是海若的姐夫跟他說:“現在不行,因爲星期二一大早,她的母親跟她的大姐會到這邊,你今天不能做。”

  5月14日,劉海若的母親和姐姐趕到倫敦,在病房裏,她們看到海若整個變了形,頭腫得很大,整個人都腫大,背都很厚,而且全是傷,淤青淤紫,整個頭像個大西瓜一樣,兩個眼睛像熊,黑的,鼻子根本都看不見……看得心都揪了起來。

  當海若的母親知道了所謂腦幹測試就是要把所有插在海若身上的管子都拔掉,看她能不能自己呼吸,假如能自己呼吸,表示她能活,否則就是死亡時,堅持反對並且作出了一個重要的決定,就是讓中國醫生來爲海若診治。鳳凰衛視董事局主席劉長樂的夫人立刻和設在倫敦的鳳凰衛視歐洲台的邵台長打電話,邵台長當即向中國駐英國大使館打電話求助。

  大使館非常重視,當海若家人半小時後打電話詢問時,大使館告知已經找到北京神經外科專家、宣武醫院的淩峰大夫。

  鳳凰衛視協助淩峰大夫辦理一切手續,同時海若家人盡快地通知英國主治醫生:“請你等我們24小時,我們的中國醫生現在正趕往英國倫敦。”

  有著25年臨床經驗的淩峰教授現任宣武醫院神經外科主任,1990年到1991年,她曾經在英國倫敦神經外科醫院做過訪問學者。

  由于淩峰教授的到來,英國醫院方面沒有堅持進行腦幹測試,但是,海若在這之前已經動過四次大手術,能否渡過難關,仍然是個未知數。海若當時的生命體征各個方面非常不穩定,血壓忽高忽低,心脈搏忽快忽慢,瞳孔還是這麽大,沒有任何的反應。

  後來,淩峰大夫與英國主治醫生商量,能否在對方所可能的範圍內,使海若生命體征平穩,她的心跳、脈搏、呼吸、血壓不是上下波動的話,就把她帶回北京。

  劉海若的姐夫後來表示:我個人認爲英國的腦科醫學的發展是非常先進的,但對生命尊重的態度,對于生命的堅持,我們卻抱著完全不同的看法。那個醫生還曾經對我說:“爲了她(海若),你們應該讓她(海若)走。”

  淩峰教授對海若病情的判斷,在海若家人心中點燃了希望。在英國短短的三天,正是海若與死神搏鬥的關鍵時刻,淩峰

  在淩峰教授回國之後的第三天,鳳凰衛視董事局主席劉長樂順道前往倫敦以叔叔的身份見到了病床上的海若。海若的親屬向海若呼喚,說劉總來看你了。劉長樂也就喊著海若的名字走過去。

  這時候劉長樂注意到,海若的臉上有抽搐的表情。可能是下意識的,也可能是無意識的,“我當時覺得有希望,一定有希望!”劉長樂說。

  2002年5月22日,醫生爲海若拔除了呼吸器,海若開始自主呼吸。劉長樂說:“海若給了我們一個信號,就是她活著,她能夠挺過來。”

  一個月後,海若血壓穩定,體溫正常。在確認海若的生命體征基本平穩之後,激戰2 國際服海若家人正式向院方提出了轉院治療的要求,這時的海若准備回家了。

  海若是劉家的二女兒,是個早産的“七星女”,出生時只有3磅重,然而誰也不會想到瘦瘦的海若顯示出頑強的生命力。在爸爸的鼓勵下,海若從小就堅持鍛煉,芭蕾、體操、籃球,學什麽像什麽,身材出落得高挑勻稱,體質也越來越結實健康。

  有第一次的奇迹,就會有第二次,就會有第三次。海若母親在當時下定決心,盡快讓海若返回北京,“雖然那時我心裏也不知道海若將來會是怎麽樣,雖然我一直在想如果她老是這個樣子,我和她爸爸將來走了誰來照顧她。”

  “也許這是我的一個迷信,我覺得我不能哭,哭了就表示她已經沒有希望了,所以我要很高興地看著她,我就說:‘海若,媽媽來帶你回家’。”

  幸而鳳凰衛視爲主持人都提供了高額醫療保險,也包括了SOS國際救援服務。通過鳳凰衛視與保險公司和SOS的聯絡,6月3日海若的姐夫來到鳳凰衛視商討以航空方式護送海若離開倫敦的各項細節。

  與此同時,擁有中國第一個神經外科研究所的北京宣武醫院正在加緊准備,迎接海若的到來。因爲熟悉海若床邊的各種儀器,淩大夫通過在現場的人報告儀器上顯示的數字,對海若每天的病情了如指掌。

  由于國際SOS救援中心的四架飛機分別在南非、新加坡和日內瓦執行任務,爲了節省時間,海若的家人最後決定搭乘中國國際航空公司的班機。爲此國航特地破例配備了雙機長和雙乘務長,另外爲防備海若病情突然嚴重,還選擇了五個備降場。爲讓海若安全回家,中國國際航空公司做了全方位的准備,就連擔架位置選擇也是精心設計,並准備了7瓶氧氣。

  倫敦時間6月7日一早,國際SOS救援中心開始運送海若,在確認一切正常後,海若踏上了離開倫敦的行程。海若帶著人們的關愛和祝福回家了。

  宣武醫院成立了搶救小組,以神經外科淩峰主任爲主,還有胸科、重症監護、普外科、感染科組成,北京市衛生局也組織了相關人員進行全市會診。

  經過會診,對海若的治療方案包括好幾個部分,第一個就是要促醒,第二個是預防並發症,第三個是康複。海若入院以後雖然情況有所好轉,但是由于細菌輪番對海若進行進攻,感染讓海若的病情幾度反複,一個月內她連發三次高燒,病情曾一度十分凶險。

  6月23日,海若感染比較厲害,體溫將近40度,如果不能盡快讓她的體溫降下來,將來她再恢複的可能就很小。進行擦浴降溫時,一擦就是一個班。

  那時候海若幾乎對所有的抗菌素全部耐藥,醫生們只能千方百計尋找有效的抗菌藥物,這種情況下,如果使用新藥物,對于海若來說無疑會讓她面臨更大的危險。

  7月,海若蘇醒了!8月8日,海若第一次開口說話。宣武神經康複科的蘇正大夫說:那天晚上大概7點多鍾,我們第一句話問她累不累,海若說累,後來問她叫什麽名字,“劉海若。”又問她一些家裏人的名字,她都說出來了!

  在海若救治報告會上,海若複醒後微弱的聲音,清晰地傳進了每個人的耳中:“我是劉海若,謝謝你們的關心。”

  淩峰大夫卻認爲自己應該感謝海若,海若這種頑強的生命力和這種迅速的康複,真的讓我們體會到了做醫生的快樂!

  9月份的海若,還需要在醫生的輔助下,借助起立床做站立練習,她每天的運動量是上午鍛煉兩個小時,下午再進行兩個小時的高壓氧治療,之後還要接著繼續做康複練習,一直到晚飯時才會停下來。

  到9月份的時候海若可以接電話了,開始主要是以聽爲主,以後一個月一個變化。2002年10月23日,海若第一次在攝像機鏡頭前講話,可以聽得出來她當時的聲音還是非常微弱:“大家好,我是劉海若,感謝大家一直對我的關心,我正在努力,鳳凰也在努力,請繼續支持我們,我們希望明天會更好。”

  昏迷六個月之久的海若雖然在語言的表達上給了人們一個驚喜,但是她的記憶和認知能力,仍然沒有達到正常人的水平,淩峰大夫說,等待海若的將是長期的思維訓練和心理護理。海若從那麽重的傷逐漸恢複,幾乎是重新建立一個生命的過程。

  2002年12月8日,海若第一次坐著輪椅走出了醫院,來到北京釣魚台國賓館。7個月沒有出來了,海若顯得很興奮,激動得一中午都沒睡覺。

  12月9日,海若從重症病房轉到康複病房,這表明海若已經從急救治療轉入了康複治療。就在轉病房的當天,海若第一次來到康複室進行鍛煉。

  海若的心理承受力非常強,她也照鏡子,淩大夫也讓她摸她開過刀的傷口處,她自信地說:“我會好的!”

  早上9點,海若開始了一天的康複鍛煉,比起前一個月的這個時候,海若已經基本上不需要旁人的攙扶,可以自行訓練走步了。在鍛煉期間,伴隨海若的是一部關于美國著名演員“超人”康複治療的影片。

  對于這段經曆,海若總結道:“它讓我更看重生命的價值,以前可能只是嘴巴說說而已,可是這次的經曆讓我更發現生命真的很可貴,真的要珍惜,所以趁活著的時候,要做我想做的事。我很感謝我的家人,這件事情讓我的家人更緊密團結在一起。我當然要謝謝我媽媽。這次我出事之後她不眠不休地照顧我。所以我想跟我媽媽說:媽媽,謝謝你,我愛你!”

  每天下午2點海若還要進行長達一個小時的心理康複和思維練習。她反應很好,但是她不“存盤”,就是說海若的近記憶沒有,但是淩峰大夫已經覺得她有很大進步了。在宣武醫院的這些日子裏,中醫中藥、針灸這些傳統的治療方法,也在海若身上起到了顯著的效果。

  海若出事後,中國政府高層官員、社會各界人士紛紛致電表示慰問,鳳凰網站的《祈福海若》欄目每天都有約10萬人點擊進入,關注海若的最新消息。網友們發起呼籲——一萬次點擊,祈福海若平安醒來。

  海若的康複狀況受到了衆多媒體的關注,在一次采訪中,海若反客爲主,又重新拾起了話筒,操起老本行,向自己的老板劉長樂發問:“我想生病的員工最怕一件事,楓之谷私服太久沒有上班,加上又生病受傷,所以公司幹脆趁這個機會就不要她了,我相信有很多員工在生病的時候,也會擔心這個問題,身爲老板,你的看法如何?”當劉長樂回答會對每一個生病員工給予特別的關照,並相信員工康複後回到工作崗位一定會有傑出表現後,海若不忘一句:“謝謝劉總”。

  海若就像鳳凰衛視的台標———一個火鳳凰,重生的鳳凰。應該說是最偉大的愛的力量讓海若複生。“我想什麽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身體,有個健康的身體,你才可以去做你想要做的事。所以在這裏祝福大家身體健康,萬事如意,新的一年一切都更好。謝謝大家。”新年前,海若用微笑祝福所有關心她的人。